<acronym id="4pfsr"><span id="4pfsr"></span></acronym>

  • <u id="4pfsr"><noframes id="4pfsr"><meter id="4pfsr"></meter></noframes></u>

      <rt id="4pfsr"></rt><b id="4pfsr"><s id="4pfsr"><sub id="4pfsr"></sub></s></b>
    1. 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直銷教父”李金元“消失”100多天 行賄官員細節也被曝光

      4月10日,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發布信息,北京網信辦原副主任陳華因貪污受賄獲刑9年。因牽涉直銷“巨頭”天獅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金元,陳華貪腐案件備受外界關注。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賀詩 | 北京報道

      責編:陳棟棟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8期)

      53 素有“直銷教父”之稱的李金元日前被曝行賄北京網信辦官員?!吨袊洕芸肥紫瘮z影記者 肖翊 攝

      素有“直銷教父”之稱的李金元日前被曝行賄北京網信辦官員。(《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4月10日,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發布信息,北京網信辦原副主任陳華因貪污受賄獲刑9年。因牽涉直銷“巨頭”天獅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天獅集團”)董事長李金元,陳華貪腐案件備受外界關注。

      李金元素有“直銷教父”之稱,作為天獅集團的實際控制人,其集團下屬的天津天獅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早在2011年1月20日就拿到了商務部直銷牌照,這比同在天津的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權健公司”)拿到直銷牌照要早兩年多。

      2018年底,權健公司涉嫌傳銷的行為被媒體曝光。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機關對權健公司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和虛假廣告罪立案偵查;1月7日,權健公司實際控制人束昱輝等18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在權健事件的報道中,多家媒體指稱,“束昱輝曾是李金元麾下300萬銷售隊伍的一員,權健成立后,不斷有天獅集團高管跳槽到權健擔任重要職務,權健的運作模式幾乎是天獅的復制”。

      但對此媒體說法,李金元和天獅集團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束昱輝已經倒下,現在,李金元也陷入了輿論漩渦。

      李金元為“信息管控”行賄官員

      根據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4月10日公布的《陳華貪污、受賄二審刑事判決書》顯示,北京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原黨組成員、副主任陳華,因犯貪污罪、受賄罪二審被判執行有期徒刑9年,并處罰金60萬元,上述判決為終審判決。

      判決書顯示,陳華利用職務便利,為天獅集團在互聯網信息管控等事項上提供幫助。

      具體事實為,陳華于2004年至2010年間,利用擔任北京市委宣傳部外宣辦主任科員,網宣辦網管處副處長、處長等職務便利,為天獅集團及其法定代表人李某在互聯網信息管控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為此,陳華于2006年至2013年間,收受李某給予的人民幣共計87.91萬元。

      工商資料顯示,現年61歲的李金元正是判決書中提到的天獅集團法定代表人李某。

      對此,天獅集團有關負責人對媒體表示:“目前尚不了解該情況,集團法定代表人李金元目前并未受到任何影響。”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查詢天獅集團官網發現,該公司發布的新聞動態主要是李金元出席各類活動。僅2018年11月,就有9條李金元出席相關活動的新聞。

      不過記者發現,天獅集團官網關于李金元的最后一則新聞動態發布于2018年12月14日,之后再沒有他的消息,至今已逾4月。李金元在公眾視野中已“消失”了100多天,這與他此前一向高調的行事風格很不吻合。

      個人“行宮”達 “親王”級別

      李金元一度因其巨額財富而成為不少富豪榜上的???。

      在胡潤百富榜上,李金元2005年至2016年期間,都是天津地區首富。該榜單顯示,2016年,李金元以400億元的財富名列全國第32位。

      一向高調的李金元,還多次因“炫富”上新聞。

      據媒體報道稱,2015年,為慶祝天獅集團成立20周年,李金元帶著6500多名員工去法國旅游,僅在巴黎就包下140多座賓館。在蔚藍海岸,由于人數過多,他們只能分散居住在從戛納到摩納哥之間的各城市,總共包下79家四星及五星級酒店的4760個房間,還包租了146部大巴用于短途接駁。

      這個超級旅行團包場參觀了盧浮宮和埃菲爾鐵塔,又潮水般涌進了老佛爺百貨,百貨公司甚至為這些游客專門開設一層樓退稅。李金元宣稱,此次法國行的費用約為1300萬歐元。

      更廣為人知的則是李金元位于天津市武清開發區的“行宮”——華堂。

      近日媒體曝光稱,這座占地近百畝、紅墻金瓦的仿古宮殿曾是李金元的住所,同時也是天獅公司接待來賓、供經銷商參觀的地標性景點。

      在天獅集團給經銷商的宣傳資料中,這樣介紹華堂:華堂的整體設計參照唐朝皇宮風格建造,整個行宮以長壽殿為中心,分別由熙園、崇孝堂、老君殿等主題建筑組成,擁有總統套房以及餐飲、會議、休閑等設施,內設家具均采用海南黃花梨、金絲楠木、小葉紫檀、大葉紫檀等名貴木材,純手工打造,價值近10億元。宣傳資料中還有對華堂這樣的描述:“這種規模建制在古代應該已經達到了親王級別,是國內罕見的園林式現代復古建筑群。”

      公開資料并未提及華堂的建成時間。有媒體通過谷歌地圖歷史圖片考證,華堂建成于2011至2012年間。

      在天津市國土局網站上,有大量與天獅集團有關的土地出讓記錄,但無法查到華堂所屬土地的出讓信息。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就相關問題聯系天獅集團采訪,但截至發稿前,未獲回應。

      商業模式屢遭詬病,2018年直銷業績大降

      天獅集團是李金元于1995年在天津創立,公司經營范圍橫跨多個領域,包括紡織品、服裝、家庭日用品、保健用品的批發兼零售,保健食品研發,房地產開發與經營等。

      雖然早于權健拿到直銷牌照,但近年來,天獅集團的直銷業務逐年下滑。

      根據世界直銷(中國)研究中心的數據,2014年,天獅中國區業績達73億元,在中國直銷企業中排名第7位;2018年天獅中國區業績為7.8億元,相比2014年大幅縮水,排名也跌至第43位。

      在主業不振的情況下,天獅集團開始尋求轉型。2016年1月,李金元提出,未來3年,天獅集團將以直銷事業為主體,以電子商務(零售電子商務、天樂云微商)和泰濟生大健康業務為兩翼,實現天獅集團的“第三次創業”。

      一直以來,天獅集團的模式頗具爭議。與權健類似,天獅集團的經營模式常有質疑。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搜索關鍵詞“天獅”“傳銷”,有1365例刑事案件;搜索關鍵詞“天獅”“刑事”,則有2887例案件。

      2018年9月11日,天獅集團曾在官網回應稱,“打著天獅名號搞傳銷的假天獅”組織,與天獅集團無關。

      “那些人打著天獅的名號搞傳銷,是假天獅。”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天獅集團有關負責人回應稱,其集團下屬的直銷企業全稱為“天津天獅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而從事傳銷的假天獅自稱“天津天獅生物發展有限公司”,二者有兩字之差。

      但事實并非如天獅集團有關負責人回應的那樣簡單?!吨袊洕芸酚浾卟樵兲煅鄄轱@示,天獅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擁有天獅生物發展有限公司20%的股權,且兩家公司的監事均名為李悅綺。

      除此之外,天獅集團還因涉嫌欺詐消費者屢見報端。

      2014年12月,央視《焦點訪談》欄目曝光天獅牌蟲草菌絲體膠囊中并不含冬蟲夏草,而是用一種叫作“彎頸霉”的東西替代。而天獅集團宣稱此產品曾連續幾年榮獲“中國保健品公信力產品”,甚至宣稱“假一賠命”。

      這么多年來,外界對天獅集團的質疑和指責幾乎從未間斷,負面纏身的天獅集團壓力可想而知。

      近日北京法院對北京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原黨組成員、副主任陳華的判決中,關于陳華利用職務便利為天獅集團在互聯網信息管控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的犯罪情節,也證明了李金元為平息輿情不惜鋌而走險行賄有關監管部門官員的事實。

      54

       


       

      封面

      2019年第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劉冰倩)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千亿彩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