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4pfsr"><span id="4pfsr"></span></acronym>

  • <u id="4pfsr"><noframes id="4pfsr"><meter id="4pfsr"></meter></noframes></u>

      <rt id="4pfsr"></rt><b id="4pfsr"><s id="4pfsr"><sub id="4pfsr"></sub></s></b>
    1. 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宏觀 > 金融 > 正文

      *ST康得122億元存款“失蹤”,其存款的北京銀行為何不讓查賬?

      文 | 中國經濟周刊-金臺資本組記者 周琦

      插畫:孫竹

      插畫:孫竹

      5月13日,*ST康得(002450.SZ)發布公告稱,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ST康得”或“康得新”)從認證為“張家港市公安局”微博發布的信息獲知,公司的實際控制人鐘玉先生(未在公司擔任職務),因涉嫌犯罪被警方采取強制措施。

      此前*ST康得發布的2018年報顯示,公司賬面貨幣資金153.16億元,其中 122.1億元存放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不過,上述年報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非標意見,同時*ST康得的獨立董事張述華、楊光裕、陳東對122.1億元存款是否真實存在強烈質疑。深交所也連續兩次發函詢問這筆百億元巨款的去向。

      外界分析認為,*ST康得的大股東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康得集團”)可能占用了上市公司資金,這也或許正是鐘玉此次被警方帶走的原因。

      露餡:

      自稱手握“上百億現金”,卻無力償還20多億元債務

      5月13日,*ST康得開盤后股價迅速下跌,16分鐘后即觸及跌停板。此后雖然3次打開跌停,但至9點58分起,被牢牢封死在跌停板上。至當天下午收盤,賣出的封單仍超過16萬手,封單市值超過6000萬元。

      其實,5月12日晚,*ST康得實控人鐘玉被警方采取強制措施的消息即已在網上引發熱議。雖然張家港市公安局沒有公布鐘玉涉嫌的罪名,但外界普遍認為與*ST康得“不翼而飛”的122.1億元存款有關。

      除了2018年年報稱手握大量現金外,*ST康得在2018年三季報中稱,公司賬面貨幣資金為150.14億元;2019年一季報則顯示,公司賬面貨幣資金為143.05億元。

      按照公告的說法,*ST康得手中的現金充足,且短期內并無大幅變動。

      然而,*ST康得2019年1月15日出現債務違約,未能按照約定償付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資券本息,金額達10.4億元。此后,*ST康得接連出現債務違約,1月21日、2月15日和3月14日,公司多次公告稱,無法按約定償付規模5億元的2018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資券本息、規模10億元中期票據的5500萬元利息,以及3億美元擔保債券的900萬美元應付利息。

      手握上百億元的現金,卻無力償還20多億元的債務,*ST康得的異常引發了市場的質疑。

      1月21日,康得新公告稱,“因主要銀行賬號被凍結,公司股票觸發其他風險警示情形。自2019年1月23日開市起,公司股票交易實施其他風險警示。簡稱由‘康得新’變更為‘ST康得新’。”

      同日,康得新稱,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

      1月23日起,*ST康得遭遇連續8個跌停,股價從6.03元下跌至4元。

      疑點:

      資金通過北京銀行劃到了大股東的集團母賬戶?

      *ST康得獨立董事張述華、楊光裕、陳東表示,康得新及其子公司賬面顯示其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存款余額共計逾122億元,對此強烈質疑,原因是這筆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無法執行,并且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曾經口頭回復“可用余額為零”。

      *ST康得的2018年年報審計單位瑞華會計所稱,康得新及其下屬的3家全資子公司于2018年年末賬面顯示在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的銀行存款總余額為12210067986.20元,網銀記錄顯示余額與公司財務賬面余額記錄一致,但與銀行回函顯示的“銀行存款該賬戶余額為0元,該賬戶在我行有聯動賬戶業務,銀行歸集金額為12209443476.52元”不一致,無法判斷公司上述銀行存款期末余額的真實性、準確性及披露的恰當性。

      對于“賬戶余額為0”的問題,*ST康得解釋稱,根據《現金管理合作協議》,賬戶資金集中采取實時集中方式,當子賬戶發生收款時,該賬戶資金實時向上歸集,子賬戶同時記錄累計上存資金余額,當子賬戶發生付款時,自康得投資集團賬戶實時向下下撥資金完成支付,同時扣減該子賬戶上存資金余額。賬戶余額按照零余額管理,即各子賬戶的資金全額歸集到康得投資集團賬戶。

      換句話說,*ST康得雖然有122億元在賬上,但按照這個聯動賬戶的設置,錢會被劃到大股東的集團母賬戶。

      那么,這122億元,是否已被挪用?

      在交易所多次追問后,*ST康得回復稱,“公司目前無法確定公司資金是否已經被康得投資集團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要求西單支行向監管機構和市場公開聯動賬戶的全部運行情況。”

      按照正常情況,只要在銀行查詢賬戶流水,即可清楚賬戶的資金流向。不過,北京銀行西單支行并不配合。*ST康得公告稱,將起訴北京銀行西單支行,要求其向監管機構及市場公開聯動賬戶的運營情況。

      線索:

      122億元是否被挪用至互金平臺后巨虧?

      對于市場和廣大投資者來說,更關注這122億元到底去了哪里。

      有跡象顯示,*ST康得“不翼而飛”的資金,或許與互金平臺抱財網有關。

      抱財網是北京中聯創投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中聯創投”)旗下企業。企查查顯示,匯鑫國際融資租賃有限公司(下稱“匯鑫國際”)擁有中聯創投10%的股權,而匯鑫國際的大股東正是康得集團。

      *ST康得2012 年10月18日發布的公告顯示,匯鑫國際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長鐘凱,是鐘玉之子。

      據媒體報道,抱財網和康德集團間也存在一定的業務關系。在抱財網的項目中,某科技公司的融資,就是由康得集團子公司上??档蒙虡I保理有限公司提供融資擔保,鐘玉也是這家子公司的董事長。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7月15日,抱財網創始人王爾明、張志威、徐展勤聯合署名發布逾期公告,稱借款人還款意愿和還款能力下降,導致部分項目發生逾期。

      而從2018年8月開始,康得新收購上海傲邦汽車用品有限公司的進程多次延期。當年11月,在“手握大量資金”的情況下,康得新為“紓解大股東高質押率困境,化解上市公司風險”,還引入了戰略投資者張家港城投和東吳證券。

      有業內人士猜測,抱財網與康得新、康得集團幾乎同時發生流動性問題,鐘玉、康得集團與抱財網又存在著剪不斷理還亂的業務往來,前述的122億元資金,是否會流向了抱財網,并因部分項目發生逾期而出現巨額虧損?

      也有人質疑,北京銀行西單支行為何不配合*ST康得查證賬戶流水?這122億元的資金是否流向了灰色領域?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是否存在失職行為?

      《中國經濟周刊》致電康得新,其位于北京的證券部稱,采訪事宜由總部負責;而康得新總部工作人員稱,此事由證券部負責。雙方均未接受采訪。

      隨著警方介入并對*ST康得實控人鐘玉采取刑事強制措施,*ST康得也對北京銀行西單支行提起訴訟,交易所也在不停追問,謎團或許會就此逐漸消散。

      文字編輯:周琦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周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千亿彩票注册